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hui8190的博客

晨露剔透亮晶晶 卉草繁盛春之景 博友互访磋技艺 客至我家茶相敬

 
 
 

日志

 
 

父亲辞世 (原创)  

2010-12-02 01:49:15|  分类: 晨卉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父亲的祭日不远了, 这两天脑子里老是萦绕着父亲的影子,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父亲去世那天的情景。

        那是一九八二年春节刚过没几天,记得是正月初七,假期还没有休完,头天晚上我洗了洗头睡得很晚,一睡就睡得很沉,夜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全然不知,等我一觉醒来起夜去方便,就看到父亲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口吐白沫人已经过世了,他双眼紧闭,而不是死不瞑目,父亲走得很安详,似乎没有什么牵挂了。看到这情景我当时就傻了,不知所措,赶紧推醒了妈妈,因为妈妈也有病耳沉,可能也没听到夜里父亲有什么动静,父亲身患多种疾病,最要命的就是哮喘,一口气上不来就会要他的命。那一年父亲73岁,正活到坎上,有句老话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果然这一年父亲去了。
          当时那个年代经济还不发达,家里都很穷,也没有电话,交通又不发达,两个哥哥都成家了,住的都较远,就我还没有结婚和父母住在一起。情急之下也没看是几点,好像是不到凌晨三点,匆忙穿上衣服就出了家门去通知住得离我们较近有六七站地的二哥家报丧。那一年我还小刚23岁,还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事儿,跌跌撞撞深一脚浅一脚的就去了车站,我家离车站也挺远,要走二十分钟吧!寒冬腊月,半夜三更,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我和我的影子急急匆匆地行走,来到站牌下,等了好久也没有车,一看表刚三点多还不到四点,头班车最早也要5点才发车,我不能在这里干等一个多小时,于是又徒步走了六七站地终于走到了二哥家,把事情一说,我们两个不怠慢又马不停蹄的去找大哥,好像他才是我们的主心骨,等到了大哥家已经天光大亮了,说明了情况,大哥就找人一顿的忙乎,我们也都分头去做事,买帐子的、买黑纱、通知亲戚就忙开了,大过节的,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从别人家都传出团圆的欢声笑语,而从我家传出的却是一片哀鸣。
   父亲辞世 (原创) - 晨卉 - chenhui8190的博客           大哥就是大哥!他还真的就是我们的主心骨,要不我们还真是不知所措。大概父亲生前跟他说过:他死后不要烧他要土葬,大哥还真是孝顺,给父亲的葬礼办得很隆重、也很体面。大哥住在北京的近郊,他就把父亲的棺木葬在他那的坟地里,那时刚刚实行火化还没有推广,大哥就满足了父亲的愿望土葬了。
           在下葬的那天,我小小年纪突然就觉得父亲去了,母亲又有病,家里一下就坍塌了,活着很没意思,也想绝尘而去,当人们往坑里填土时我一边哭着也要跳进去跟父亲一起去,人们生拉硬拽的把我拉住:"你要干什么?要这样闹,你父亲在九泉下也不会瞑目的"。我当时真的就万念俱灰,过了很长时间都是精神萎靡,缓不过劲儿来。
           现在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快三十年了,可是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要知道那个时候父亲是我们家的顶梁柱,没有了父亲就没有了一片天,我就是觉得天要塌下来了似的,以至于许多年过去,都无法接受那是个事实。
          是啊!人的一生要经历许许多多的事情,我们也正是在这些难以忘怀的经历中不断的成长起来。在父亲祭日到来之际道一声:亲爱的父亲,安息吧!
                                                                                _____写于2010.11.28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